中文 | Eng
航運運力交易引領者

動力電池風口之上 必和必拓因何棄鎳保銅?

2017-09-01 16:50:26   澳華財經在線

ACB News《澳華財經在線》8月30日消息,必和必拓(ASX:BHP)在近日公布的年報中說,將4300萬美元投資于其位于西澳的Nickel West鎳礦中,使其年產量達到10萬噸,以適應鎳需求增長這一市場變化。

公司管理層預測,未來隨著清潔能源技術如電動汽車的廣泛使用,用于制造電池的銅和鎳的需求量會持續增長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年報中稱,在公司的長期規劃中,將保留對銅礦的布局,賣掉Nickel West鎳礦。

甩不掉的Nickel West?

數年來,在澳洲的Nickel West部門長期受到本地運營成本高企的困擾,2014年BHP時任總裁Andrew Mackenzie明確表示,該部門已不在他的“四大成長支柱”中,即鐵礦石、銅、石油和煤炭。

2014年5月,BHP曾試圖出售鎳礦業務,當時的計劃是,如果找不到合適的買家就可能會關停。當時瑞士大宗商品、礦業巨頭嘉能可和中國鎳生產商金川國際都是在Nickel West競購中領先的公司。

最終因為價格問題,出售計劃“未能在可接受的基礎上達成”。市場對必和必拓出售Nickel West價格的預估差別很大,而其他人認為鑒于鎳價前景存疑,這部分業務并沒有那么值錢。

2015年,被媒體稱為 “BHP副牌”的South 32,在澳洲、倫敦和約翰內斯堡三地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。South 32是必和必拓分拆出來的一塊資產。作為新的實體公司,South32擁有更為多樣化的金屬和采礦投資組合,包括鋁、煤炭、鎳、錳、銀等。但不包括必和必拓最賺錢的兩部分資產:鐵礦石和石油天然氣。

這次資產剝離,并沒有觸及Nickel West。近兩年Nickel West似乎被邊緣化,以至于被外界稱為BHP的“孤兒資產”。

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過去兩年里,曾經在BHP資產中備受冷落的Nickel West無意中站在了等待風口的方向上。

鎳市場成新價值洼地

目前鎳的應用主要聚集于不銹鋼產業;其在電池行業的應用占比還微不足道。2016年全球鎳消費量中,不銹鋼占67.3%,電池占3.1%。據預計,至2020年,前者用鎳占比將下降至64.2%,電池行業用鎳則將增加至7%。

這一預期比例的變化,反映在當下,是鎳使用量的上升,以及特斯拉所引領的高鎳三元材料NCA(鎳鈷鋁酸Li)的潮流。新能源汽車技術中,電池容量最為關鍵。鎳的主要作用,恰是提高材料的能量密度,從而決定著電池的容量。

根據業界主流觀點,新能源汽車電池正極材料,由lin酸鐵Li轉向三元材料,由低鎳三元轉向高鎳三元以及鎳鈷鋁酸Li(NCA)發展,已是大勢所趨。尤其特斯拉作為全球電動汽車標桿,其所力推的NCA具有顯著的示范效應,這在很大程度上將帶動需求端對鎳用量的更高預期。

特斯拉之外,目前中國多家知名電池企業,如比克、比亞迪、寧德時代、國軒高科等,也均已加入高鎳三元研發行列,并紛紛制定了目標。

據INSG的數據統計,2016年全球原生鎳產量為198萬噸,消費量為203.32萬噸。就中國而言,2015年鎳礦進口量為3516.72萬噸,對外依存度超過60%。

成本之累

既然鎳市場的前景良好,BHP為什么不愿意長久保留Nickel West,一心要將它“送走”?

8月份出現了兩件巧合的事。8月初,加拿大礦產商First Quantum Minerals宣布,將于9月初關閉其位于西澳的Ravensthorpe鎳礦。而不久后,BHP卻宣布了向Nickel West追加投資的消息。

有意思的是,First Quantum的Ravensthorpe鎳礦項目原屬于BHP。2009年鎳價下跌時期,BHP一度將其關閉。2010年BHP以3.4億元的價格將其賣給了First Quantum。

現在First Quantum如此解釋關閉原因:鎳市場的供給過剩,當前價格只有2011年初的三分之一。公司關閉該礦的成本為1000萬元,而接下來每年的維護費用為500萬元。至于何時恢復運營,要看市場狀況而定。

First Quantum關閉Ravensthorpe鎳礦場反映了現在澳洲鎳礦開采的一個重要問題:成本過高。

高級投資分析師Carey Smith說,BHP加大在Nickel West投資的原因,一方面是想要趕上這波電動汽車熱潮,另一方面也是不得已而為之。因為2014年BHP試圖賣掉Nickel West時,據估計,單環境清理費高達10億澳元。

“他們有積了40年的礦渣,并且這些礦渣都需要小心處理和掩埋。”他說。

這也許可以解釋,為何BHP無意于長久保留在鎳礦上的投資,而是堅定地要將其在適當的時候賣掉。First Quantum也表示,在Ravensthorpe鎳礦后,將繼續保留銅礦業務。

BHP對待鎳較為謹慎的另一個原因是,并不是所有可以用于制造不銹鋼的鎳,都可以用來制造電池。比如在熱帶環境中形成的紅土中的鎳可以用來制造電池,但S化鎳沉積物中的鎳則不能。鎳市場中的這兩個細分市場未來會出現越來越大的分化,可用于制造電池的鎳價格將增長較快。

但從更長遠來看,BHP仍抱定了甩掉Nickel West的決心。

BHP的“銅”算盤

鎳概念從未像今天這樣火熱。上周年報公布后,BHP首席財務官Peter Beaven對媒體談到BHP的戰略布局時表示,“Nickel West未來不會在我們的資產組合中占有很大比重,但是目前它是一塊值得持有和提升的業務。我認為最后會把它賣掉,并且會賣個好價錢。”

他提到,雖然BHP并沒有生產眼下非常爆發的鈷、Li等生產電池用的金屬,但公司并沒有在這波潮流中踏空,因為BHP認為最大的勝算將是銅。

鈷通常是生產銅的副產品,Beaven說BHP對副產品市場并沒有太大興趣,因為這類市場的波動起伏太大。

Li的需求在未來幾年也會有迅猛的增長,但BHP認為新增供給會增長得更快,尤其是力拓在Serbia的Jadar項目,儲量高達2億噸。

因此BHP最看好的新能源機會就是銅。銅的生產有內在限制。一般銅礦所產出的礦石品位每年都會遞減。另外,由于干旱、工業行為和政治爭論等原因,BHP的銅的實際產量可能比預期的要低,一般會低5%以上。

BHP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銅生產商,在智利北部擁有Escondida銅礦。力拓則擁有世界第二大銅礦Grasberg。

過去一年里,銅價上漲了46%,達到了三年來的新高,明顯受供應吃緊的預期支撐。

BHP Minerals Americas運營總裁Danny Malchuk判斷,銅價上漲“令人高興”,銅市達到供需平衡可能還需要幾年時間,預計2018年BHP將有不錯的表現。

在線開戶 在線咨詢
浙江体彩6+1开奖结果